最新资讯
首页 惠立资讯 最新消息

从莫奈的画中学习IBDP的“认识论”

2021-05-15

Paulo Arruda 

初中英文社会研习老师

 

“如何培养批判性思维?”,是学生、家长和老师都会经常面临的问题。

 

刚开始,我们需要利用提问让学生思考,比如“是谁?”、“是什么?”、“在哪里?”以及“什么时候?”这些都是相对简单的问题,如果想进一步加深学生的思考,问题要更具挑战性——“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如何确定你知道的到底是什么?”这听上去有些拗口,但其实是在不断地质疑,“逼迫”学生分辨“我知道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可以称这些挑战性问题为“认知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关乎“认知”本身。说到这里,可能有人已经意识到了,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的方法,与IBDP课程中的“认识论”(Theory of knowledge, 简称TOK)有非常大的关联,而上海惠立学校即将在2021-2022学年申请成为一所IB候选学校。

 

 “认识论”是IBDP课程的核心组成部分,每一个选修IBDP课程的学生都必须学习。“认识论”要求学生掌握的能力,就是IBDP课程的教育哲学。“认识论”课程挑战学生“去认识你所认识到的”,并且让他们批判性地思考“我们知道什么”、“我们如何建构自己的认识、假设和价值观”以及“我们如何分享我们的认知”等抽象问题。在挑战认知的过程中,他们也会学习用不同的方式获取知识并且判定他们的认知是否合理。语言、感觉、情感、理性、想象、信仰、直觉和记忆,都是他们可以应用的工具。

 

School_Life_2_N1565_medium.jpg

 

在惠立学校,我们的学生到高中阶段才会正式接触“认识论”课程,但在初中阶段,他们就已经在进行相似的思维训练了。为了更确切地阐释我对“认识论”课程的理解,我将以自己对莫奈画作的思考为事例,解释如何通过感知理解莫奈笔下的雾,由此来反思和质疑“我的认知”。其中我会提到认识论的许多关键概念,例如“认知的领域”、“认知的方式”、“认识论问题”等等,这些都是高中认识论课程的内容。

 

从莫奈笔下的雾认识艺术的价值

为了更好地阐释“批判性思维”以及“认知问题”,我们将以莫奈的画作为切入点,探讨艺术领域的认知。在观摩莫奈的画作时,要时刻思考两个问题:我们如何确认艺术的价值?我们怎么确认对此做出的判断是正确的?

 

印象派画家莫奈因他的睡莲而闻名,这是他成熟时期的系列作品。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全世界的新闻都在报道,莫奈的一幅睡莲作品即将在纽约苏富比迎来拍卖,预计将以四千万美金达成交易。这并不是莫奈作品的最高拍卖价,2018年,他的一幅作品最终以八千四百万出售。看到这样的天价数字,艺术爱好者需要思考,如何公正合理地评判艺术的价值。

 

Monet1.jpg

莫奈画作《睡莲》, 网络图源

 

1.艺术的价值源于其创造了真实?

除了睡莲系列,莫奈还有另外一些作品,同样让人感到震撼。莫奈描绘了1901年的雾中伦敦,他想让伦敦的雾成为不朽的艺术,他曾说,“没有了雾,伦敦将不再美丽”。

Monet2.jpg

莫奈画作《冬天的国会大厦》, 网络图源

 

不同于以往的创作方式,莫奈将泰晤士河上的滑铁卢大桥、繁华的查令十字街、威斯敏斯特教堂这些主体都掩盖在雾气之中,用一种不寻常的笔触描绘了雾中的伦敦。看到这画些作之后,我们不禁要问,现实中伦敦的雾真如莫奈笔下的一样吗?亦或是莫奈的画笔创造了伦敦的雾?换句话说,艺术是模仿了生活,还是对生活的另类展示?

 

为了加深对这个问题的思辨,我们可以借鉴艺术评论家的看法。王尔德在《谎言的衰落》曾说,“比起生活,大自然更多地是对艺术的模仿”。对于王尔德来说,我们从莫奈画作中感知到的“在伦敦的大街上飘飘荡荡的雾”,完全是莫奈的创造。艺术的价值在于其创造了现实,也创造了美。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场景,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事物,可以被赋予艺术的美感,令人耳目一新。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美好的事物存在于“我们看它的方式,我们看到的细节和内容,以及我们对它的思考”。然而,“艺术的价值在于其创造了现实”,这样的论断很难让所有人信服。毕竟,伦敦的雾仍存于现实之中,而不只是莫奈的笔下。

 

2.艺术的价值在于创作者独特感受的传播?

俄国的思想家、文豪托尔斯泰在艺术评论《艺术论》中,提供了对这个问题的抗辩。

 

s33510541.jpg

 

他认为,“当一个人带着与人分享他体会到的某种感受的目的,并且试着重新唤起自己的感觉,将这种感觉用特定的外在符号表达时,艺术便产生了。”也就是说,人们会尝试用艺术的形式表达一种感觉、一种经历,这就是托尔斯泰认为的艺术的目的——用一种可以被他人理解的方式表达出个体的独特情感、经历或者精神状态。对他来说,艺术的价值在于让个体的独特感受被大众所感知。

 

那观众如何才能感知创作者的感受,并且确认他的感受是合理的呢?众所周知,莫奈曾在泰晤士河南岸的圣托马斯医院画过河对岸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我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出生在那所医院;我也经常和儿子经过查令十字街大桥,或者从滑铁卢车站穿过大桥去学校;我也曾在伦敦的某些时刻见到过莫奈画中的雾。

 

于我而言,这些是宝贵的个人记忆和体验,对我意义非凡。这些共同的经历让我有可能于莫奈的画作产生共鸣,而且这种共同的情感经历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完成,别无它法。对我来说,莫奈通过画作向我传达了希望、欢乐、朝气和其他的情感。因此,我在莫奈的作品中找到的价值不在于他创造的雾,而是通过画作产生的情感连结。

 

如果我们认可托尔斯泰的观点,那么艺术的价值则源于它可以触动我们的情感,它可以传递感受,以及它可能在艺术家与他人间建立关系。这解释了我个人对莫奈艺术作品价值的评判,以及我如何确定这种评判的准确性。从托尔斯泰的观点中,我们可以延伸出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讨论。情感的交流对艺术创作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吗?没有艺术,人们会忽略彼此的感受吗?如果一个艺术家为了生存而出售自己的艺术作品,是否意味着他们的情感交流少了一些真诚?只有阐发某种人类共通的情感才能算作是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成功沟通吗?

 

当然,对艺术价值的评判是非常个人化的,这是很难分享的一种个人认知。所以,我无法真正公正地给莫奈的艺术作品贴上价值标签。我知道艺术有价值,莫奈的艺术作品有价值,但我无法确认莫奈的睡莲的艺术价值是四千万美金。

 

回到最初的那两个问题:我们如何确认事物的价值?我们怎么确认判断的正确性?除了我们讲到的艺术领域,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等不同领域,我们依然要沿用这样的“认知问题”去提升批判性思维。例如,我们如何确认一项科学发现或一个科学理论的价值?自然科学认识的发展倚重于感官,其中视觉“观察”特别重要。那视觉形塑了我们对自然科学的认知方式吗?在自然科学领域我们可以信赖的认识有哪些?我们需要去相信某个特定理论吗?同理,我们如何确认数学领域的价值?某个数学公式的价值是什么?当我们思考数学的价值时,美和简约应该列入考量吗?

 

Maths_Week_N35_medium.jpg

 

认知问题总是能引发思考者的真实生活情境。我们也会被问到高于具象的抽象问题,这些问题也会对现实世界产生影响。在面对这些问题时,我们要思考如何找到好的证据支持,如何更好地解读证据,看待问题的不同视角,以及对主观、客观、个人认识、集体认识的严谨分析。

 

正如观赏莫奈的名画不止用视觉一样,很多时候,我们面对不同领域的事物会调动个体所有的知觉,当我们去思考、去感受、去回忆、去理性分析时,永远不要忘记问自己那两项 “认知问题”:你如何确定你所知道的?你又是如何确定你对事物的认知判断是正确的?